Afotische Zone van de Oceaanveiligheidsniveau
 
荣宝斋与鲁迅、郑振铎
浏览:3365
2002-1-19

一部《北平笺谱》①和一部根据明代版本翻刻的《十竹斋笺谱》是鲁迅先生、郑振铎先生和荣宝斋对我国传统艺术的重要贡献,也是鲁迅、郑振铎先生与荣宝斋的关系的历史见证。

    鲁迅先生酷爱传统艺术,尤其喜欢木刻画,夙好有丰富文化内涵的笺纸,关注制笺艺术的命运。他一九一二年至一九二六年居京期间,来琉璃厂文化街四百八十多次,购物三千多件,其中就有不少笺纸。荣宝斋是文化街上最大的南纸店,鲁迅先生是少不了光顾的。他在一九一四年三月十五日的日记中记载:"午后赴留黎厂(即琉璃厂―笔者注,下同)托本立堂订书,又到荣宝斋买笔。"

    郑振铎先生曾在北平得到不少笺纸,觉得印得十分精致,自己舍不得用,当做礼品赠送朋友,作为案头清玩。他说:引起我对笺纸更大兴趣的是鲁迅先生。他同鲁迅一样关注我国制笺艺术的命运,对三十年代制笺艺术的衰颓同具眷恋顾惜之情。

[壹]

     笺纸,也叫诗笺、信笺,是印有浅淡、精美图饰,用于传抄诗作和写信的纸。它是我国传统百花园里一朵醇香的小花。把最精美的笺纸集结成册,谓之笺谱。笺谱既是文房清玩,又是后学者之范本。

    笺纸历史悠久,明代极盛。崇祯年间出版的《十竹斋笺谱》备具众美,是我国制笺艺术的佼佼者。但入清以后,渐呈衰颓之势,至光绪年间,已零落不堪。宣统以来,由于文人作画入笺,为制笺艺术带来了清新的风格。但为时不久,并开始衰败。鲁迅、郑振铎以敏锐的洞察力,发现这在历史长河中稍纵即逝的艺术火花,以高度的历史使命感,毅然担当起抢救这一优秀传统文化遗产的重任,于一九三三年搜集、编辑了《北平笺谱》,委托荣宝斋出版;翌年又委托荣宝斋翻刻明代的《十竹斋笺谱》。

    这两部书的出版和翻刻,耗费了鲁迅、郑振铎先生巨大的精力和心血。时鲁迅居沪,所有出版事宜,都是通过他与郑振铎频繁的书信往来和郑振铎奔走于京沪之间完成的。为讨论这两部书的出版,鲁迅从一九三三年二月到一九三五年九月,给郑振铎写了四十七封信,当亦不下此数。他们为此而往来的信,当在百封左右。从一九三三年初到一九三五年,郑振铎曾五下上海与鲁迅洽商。

[贰]


    一九三三年二月五日鲁迅致信郑振铎:
    去年冬季回北平,在留黎厂得了一点笺纸,觉得画家与刻印之法,已比《文美斋笺谱》时代更佳,譬如陈师曾、齐白石所作诸笺,其刻印法已在日本木刻专家之上,但此事恐怕不久也将消沉了。

    因思倘有人自备佳纸,向各纸铺择尤(对于各派)各印数十至一百幅,纸为书叶形,色彩亦须更加浓厚,加上序目,订成一书,或先约同人,或成书后售之好事,实不独为文房清玩,亦中国木刻史上一大纪念耳。"

    鲁迅先生信中所说的"此事恐怕不久也将消沉了。"是指当时北京不少南纸店投合洋人和时好,为了使笺纸能用于写钢笔字,用"舶来之簿而透明的洋纸"(郑振铎《访笺杂记》)或上矾的纸制笺,使笺纸原有的丰韵荡然无存;有的虽仍沿成法,但粗制滥造,笺纸的韵味也十去其六。难怪郑振铎惊呼:刻笺之业将随古城的荒芜而销歇乎!

    郑振铎在《永在的温情――纪念鲁迅先生》一文中说:
    "那一年寒假的时候,我回到上海,到他寓所时,他便和我谈起在北平的所获。他搬出不少彩色笺纸来给我看,都是在北平时所购得的。'要有人把一家家南纸店所出的笺纸,搜罗了一下,用好纸刷印几十部,作为笺谱,倒是一件好事。'他说道。
    过了一会,他又说道:'这要住在北平的人方能做事,我在这里不能做这事。'
    我心里很跃动,正想说,'那末,我来做吧。'而他慢吞吞续说道:'你倒可以做,要是费些工作,倒可以做。'我立刻便将这些责任担负下来。"

    郑振铎从上海回到北平,立即开始访笺,但事不凑巧,不久,日本占领热河,并向北平进发,北平人心慌慌,访笺之事不得不搁置起来。秋天,战事告一段落,郑振铎又去上海,以说不出的凄惋心情,同鲁迅谈起此事。战争使他们产生了一种迫切感:必须抓紧时间进行,不然可能再没有机会了。于是郑振铎风风火火返回北平,又开始寻访笺样。

    一九三三年九月底的一天,他来到荣宝斋。"那一天狂飙怒号,飞沙蔽日,天色是那样的惨淡可怜,顶头的风和尘吹得连呼吸都透不过气来。一阵的风沙,扑脸而来,赶紧闭眼,已被细尘潜入,眯着眼,急速地睁不开来看见什么。本想退了回去,为了这样空闲的时间不可多得,便只得冒风而进了城。这一次是由清秘阁向东走,偏东路北,是荣宝斋,一家不失先正典型的最大的笺肆。仿古和新笺,他们都刻得不少。我们在那里见到林琴南的山水笺、齐白石的花果笺、吴待秋的梅花笺,有及齐王诸人合作的壬申笺、癸酉笺等等,刻工较清秘阁为精。仿成亲王的拱花笺,尤为诸笺肆所见这一类笺的白眉。"(郑振铎《访笺杂记》)

    郑振铎不辞劳苦,跑遍了北平二三十家南纸店,搜集了光绪以来的笺样五百多张。他每寻访到一批笺样,立即寄往上海,由鲁迅选择。他非常敬重鲁迅,认为鲁迅的审美能力比他高明得多。而鲁迅收到笺样,总是连夜审阅,决定弃取,作出标记,迅速寄回北平。一次,他在寄回笺样时复信说:"齐白石的花果笺有清秘(阁)、荣宝(斋)两种,画悉同,而有一张上却都有上款,写明为'△△制',殊奇。细审之,似清秘(阁)版乃剽切也,故取荣宝(斋)版。"鲁迅从郑振铎陆续寄去的五百张笺样中选出三百三十种,根据不同内容,编成六册。其中有荣宝斋的六十五种,占全书的五分之一。

    最麻烦、最乏味的是交涉印刷的事,选定的三百三十种笺样,分别由荣宝斋、淳菁阁、静文阁、清秘阁等十家南纸店所刻印,版片由各家所藏。为了节省工本和时间,必须由原刻印的各家利用原版印刷。郑振铎分别与这十家南纸店交涉。有的店家很合作,虽然印数少,有经济上不合算,也欣然应允。但多数店家最初坚执百部不能动工,以清秘阁最为"顽强",交涉了几次,不是说百部不能印,便是说人工不够,没功夫印。再说下去,就是给你个不理睬,任凭你说得舌疲唇焦,他总是无动于衷,才勉强答应。郑振铎颇有感触地喟叹道:看够了冰冷冷拒人千里的面孔,玩够了未曾习惯的讨价还价,说尽了从来不曾说过的无数恳托敷衍的话,有时还未免带些言不由衷的浮夸。―这一切都只为了这部《北平笺谱》,为了鲁迅殷切的寄托,为了实现他和鲁迅抢救这份民族优秀文化遗产的共同愿望。荣宝斋不但愉快地承担了被选定的六十五种笺样的印刷,还承担了全书的汇总装订成册的任务。郑振铎对此十分感激。十八年后的一九五一年八月,他在《〈北京荣宝斋诗笺谱〉序》中说:那时"北平有南纸店二三十家,荣宝斋是其中的白眉,且也是愿意合作,有了他的合作,我们的《北平笺谱》才能够出版。我至今还感谢他"。

    其余工作,从确定体例、版式、纸张、书名、目次到如何装订、如何防止盗版、请谁书写序文等等,都是。鲁迅还亲自为本书撰写了序文:
    "镂象于木版之素纸以行远而及众,盖实始于中国。法人伯希和氏从敦煌千佛洞得佛像印本,论者谓当刊于五代之末,而宋初施以彩色,其先于日耳曼最初木刻者,尚几四百年。宋人刻本则由于今所见医书佛典,时有图形,或以辨物,感以起信,图史之体具矣。降至明代,为用愈宏,小说传奇每作出相,或拙如画沙,或细于擘发,亦有画谱累次套印,文采绚烂,夺人目睛,是为木刻之盛世。清尚朴学,兼斥纷华,而此道于是凌替。光绪如吴友如据点石斋为小说作绣像。以西法印行,全像之书颇复腾踊,然绣梓遂愈少,仅在新年花纸与日用信笺中保其残喘而已。及近年,则印绘花纸,且并为西法与俗工所夺,老鼠嫁女与静女拈花之图皆渺不复见;信笺亦渐失旧型,复无新意,惟日趋于鄙俗。北平夙为文人所聚,颇珍楮墨,遗范未堕,尚存名笺,顾迫于时会苓落将始,吾侪好事亦多杞忧,于是搜索市廛,拔其尤异,各就原版印造成书,名之曰《北平笺谱》。于中可见光绪时纸铺尚止取明季画谱或前人小品之相宜者,镂以制笺,聊图悦目,间亦有画工所作而乏韵致,故无足观。宜统末林琴南先生山水笺出,似为当代文人特作画笺之始,然未详及。中华民国立,义宁陈君师曾入北京,初为镌铜者作墨合镇纸画稿,俾其雕镂,既成拓墨,雅趣盎然,不久复廓其技于笺纸,才华蓬勃,笔间意饶,且又顾及刻工,省其奏刀之困,而诗笺乃开一新境。盖至是画师梓人神志暗会,同力合作,遂越前修矣。稍后有齐白石、吴待秋、陈半丁、王梦白诸君,皆画笺高手,而刻工亦足以副之。辛未以后,始见数人分画一题。聚以成帙,格新神涣,异乎嘉祥意者,文翰之术将更则,笺素之道随尽,后有作者必将别辟途径,力求新生,其临睨夫旧乡,当远俟于暇日也,则此虽短书所识者,小而一时一地,绘画镂刻盛衰之事颇寓于中,纵非中国木刻史之丰碑,庶几小品艺术之旧苑,亦将为后之览古者所偶涉欤。"

    《北平笺谱》一九三三末成书,第一版印一百部,鲁迅、郑振铎亲自在每部的版权页上签名。鲁迅对此书的出版非常满意,一九三四年二月二十四日在给郑振铎的复信中说:"日前获惠函并《北平笺谱》提单,已于昨日取得三十八部,重行展阅,觉得实也不恶,此番成绩,颇在预想之上也。"由于第一版很快被抢购一空,不久又再版一百部。一九三五年三月三十日鲁迅又在信中欣喜地写道:"《北平笺谱》如此迅速成为'新董',真为始料所不及。"

注释:
①《北平笺谱》:一九二八年北京改称北平,一九四九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复称北京。《北平笺谱》是一九三三年出版的,故取是名;一九五八年十一月荣宝斋再版时,由鲁迅夫人许广平先生作序,改称《北京笺谱》。
---作者/转载:
 
 
著名画家吴泽浩画展5.18日至24日在日照画廊展出。5.21同步在日照市博物馆展出.
2014-5-12
  由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绘画系主办的“笔墨心象----王巍水墨人物画精品展”将于2013年9月14日(上午10:00)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美术馆开幕。
2013-9-3
中国画院韩学中先生人物画展2011年12月5在日照画廊展出 
2012-2-14
中国美院吴静初先生花鸟画展2011年10月5在日照画廊展出
2012-2-14
中国画院邓远坡先生花鸟画展2011年五月在日照画廊展出
2012-2-14
中国美协理事陈政明先生人物画展2010年5月在日照画廊展出 
2012-2-14
上海画院副院长韩硕先生人物画展2009年10月5在日照画廊展出 
2012-2-14
中国画院姜宝林先生花鸟画展2007年11月在日照画廊展出
2012-2-14
  1、本画廊所有销售的书画作品均保证
  真迹。
2、对所购书画作品不满意的,10日内 
   无条件退还。
3、款到当日我们会以特快传递的方式
   将作品寄到你指定的地址。
4、欢迎中外宾客朋友前来交流。
  ◆  电  话: 0633-8011586
◆  手  机: 13306331990
◆  联系人: 丁淑华
◆  邮  箱: rzhl666@163.com  
◆  地  址: 北京路中段兴业王府
             大街c-1-4

友情链接: 广东画廊 | 独一怪画廊 | 中国艺术经典网 | 上海静安书画院 | 雅琴画廊 | 松风轩画廊 | 弘雅堂画廊 | 荣钰斋画廊 | 更多友情链接

电 话:0633-8011586    手 机:13306331990    地 址:北京路中段兴业王府大街c-1-4   邮 箱:rzhl666@163.com

版权所有@山东日照画廊    鲁ICP备054039023号   技术支持:日照智搜网络